2011年7月29日星期五

开心海钓

这个钓游对我来说是出海最开心的一次,
全部自己的朋友,互相帮助,
没有陌生人,不需要拘束...

说好在海上玩归玩,讲归讲,最重要是不要小气。
3天2夜大家可以做到互相体谅所以可以愉快相处。

钓游迟些补上,先欣赏照片吧^^



钓游:
沐胶外海“手软游”

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到沐胶去出海了,然而却是大家第一次获得这么辉煌的海钓成绩。三天两夜的钓游中,我们终于体会到“拉鱼拉到手软”的滋味,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……

几个月前一次吹水茶聚,同伴们提起出海的事,经过我的安排,日子定在4月尾,在沐胶外海来个32夜的钓游。出海的日期渐渐逼近,我再三确定人数。出海前两天,大家一边忙着准备和添购用具,一边幻想在海上钓鱼时的情景。

这次同行的大多是海钓新手,除了一个年纪比我们稍微大一点的阿Loi,他的海钓经验丰富,在船上帮到我们很多。其他同行的伙伴有DominicStanley、方舟、阿Hao、阿HanYoyoClement和堂弟阿铨。他们多数是平时和我一起钓鳢鱼的伙伴,所以这次的钓游大家都非常轻松和开心。

选饵烦恼……
不同以往,这次我们决定早一天从诗巫出发到沐胶过一夜,养足精神第二天才上船。当天晚上睡得不太好,也许是大家的心情过于兴奋,早上5点半我们就起床了。洗脸刷牙后,我们步行到酒店旁边的咖啡店吃早餐。过后,我们走到对面的巴刹去找新鲜的鱼饵。

在巴刹我们看见几种饵鱼,但是我们每次都用乌贼,没有试过用小鱼当饵,我就自告奋勇帮同伴们问卖鱼的叔叔:“Pakcikmana satu jenis ikan bagus untuk buat umpan?”他笑笑的问我:“Apa ikan you mau pancingTenggiri kah?”被他这么一问,我头上多了几个问号,因为我不知道我们会遇到什么鱼……

但是钓饵还是要买啊,我就跟他点点头说是的,要钓马鲛鱼。他指着背部有一些黑点的Mazit鱼,叫我们从那堆小鱼里面选大只一点的。阿铨和伙伴们各自买了一些,而我因为没有尝试过用小鱼作饵,我就不买了,心想到时候跟他们拿一些来试试就可以了。

回到酒店,我们拿了自己的钓具行李就前往码头。由于这次船主和他太太不得空跟我们一起出海,我便约了他们在码头见面,顺便把船费先交给他。不一会儿船就来了,大家风风火火的把钓具行李搬下船,选择自己的心水钓座放下。
我问船主我们这次出去钓什么鱼,他反问回我要钓什么,我就跟他说我要钓大鱼。他听了告诉我,大鱼有的是,就看我拉不拉得上而已。我听了虽然半信半疑,但我已经在贪心妄想……拉不上的大鱼,会不会有鲸鲨?呵呵呵呵~

告别了船主,钓鱼船往外海出发。船长是Pak Sebli,他是马兰诺人,人很友善,也很尽责。船一开,我们就各自组装钓具,也看看其他伙伴带了什么好钓具。弄好了钓具,我就跑去跟船长聊天,我的马来文不太好,只能明白他说的话大部分的意思。他教我看卫星导航仪,跟我分享一些之前出海的钓况和他的捕鱼生活,还说把我当作他的干女儿一样看待。聊完后,我看见伙伴们闲来无事,都在甲板上排成一排“晒咸鱼”,我也躺在椅子上小憩。直到听见船引擎放慢的声音,大家才睁开眼睛起身准备作钓。

红运当头……
当天中午,和上回的钓游一样,大家钓上的都是一些黄小姐、石斑、加痣、小龙占和镜鲳等等。坐在我身旁的阿Loi钓上了一条牛屎鲳,我则钓了很多巴掌大的小石斑。一直到傍晚时分,我们来到一个新钓点,下钓不一会儿就感觉到气氛不一样,大家不约而同忙碌起来,原来我们遇到红鱼群了!

我努力钓上几条,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船舷另一侧的Dominic说:“这条大哦!”我望向背后,看见原来是方舟中鱼了,而且力度不小,看他拉得很吃力,我也为他感到紧张。等到鱼上了,他们告诉我说是大石斑时,我就很“鸡婆”的跑过去凑热闹。哇……这条石斑真的好大;我快快帮他拍了照,就赶紧回到自己的钓座换上新的乌贼饵下钓。

等了又等,等不到自己的,身边的阿Loi却中鱼了。看起来是条大鱼,我赶快收钓等他上鱼,以免我的钓组和他的纠缠在一起。跟着另一侧的方舟和Dominic也同时中鱼,我钓不到只好看他们遛鱼,然后在旁边替他们打气。他们钓到的都是红鱼,体型都不错。阿Loi和方舟成功上鱼,Dominic的鱼却在水面脱钩了。

眼见快到手的鱼不小心脱钩了,看得出Dominic是多么的不舍,幸好鱼儿因鱼鳔胀气还是浮在水面,船长把船稍微移动接近那条鱼,然后用长柄搭钩把鱼钩回来。这时我瞄到了方舟面前有一条饵鱼,我便问他你是不是用这个当饵,他不作声点点头。我马上跑回自己的钓座,从冰桶里挖出阿铨早上买的饵鱼,钩了鱼脖子后面下钓。

不消片刻,手中的钓竿传来鱼讯,我又紧张又兴奋努力的顶住它的冲刺,不过最终还是让鱼走脱了。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钓钩太小,只钩住饵鱼背后的一点,鱼咬饵时只钩到咀皮一点,阿Loi就教我把饵鱼斜切成两半的方式,我就用这半条鱼下钓。

第二次红鱼来就饵,我成功把鱼遛到水面了!呵呵,而且是一条很大的红鱼。天色渐渐转暗,钓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,我们吃好晚餐,聊一下就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海上水晶宫……
睡得正甜,突然听到有人叫我:“AmeAme,起来咯……”我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的,原来是方舟叫我。我眼前出现了一座灯光耀眼的铁架建筑物,好象水晶宫那样,这是什么地方?我问方舟,你叫我起来做什么?他说我们来到钻油台了,快起来拍照,我这时才清醒过来……

我探出头看,钻油台燃烧废气的大火就在船旁边,这情景多么壮观!我没想到船可以靠得这么近,赶快拿出相机和大伙一起拍照,然后打起精神下钓。等了一会儿,没有鱼讯,但是水面却很热闹,看见不远处有大鱼追小鱼,大家都看见,却没人有力气去抛拟饵,也许钓了一整天大家都累垮了,我也一样。收好钓组后,我躺在甲板上就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中午开始,我先钓上一条加痣,方舟就钓了一条白鱼(我们这里称水鲳为白鱼)。我感到很奇怪,之后船右侧上了好多条龙占,左侧却没有钓到。而左侧的伙伴上了好多条白鱼,我们右侧就一条都没有。除了这两种鱼,我们还钓上了很多红鱼、石斑及长丝镜。幸运的阿Loi总会钓到不一样的鱼,这次他又上了一条漂亮的刺尾鱼(Surgeonfish)。

良久,听见Stanley问我:“白鱼是不是不好吃?”我跟他说你不要的话就把鱼给我就对了。结果他和Dominic两人就从冷藏箱里面拿了78条的白鱼给我,我心中暗爽。因为他们俩的冷藏箱放不下更多鱼了,他们决定要收石斑不要白鱼。

海雷插曲……
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,船长告诉我们到下一个钓点需要2个小时,为了消遣时间大家都围在船头聊天。到了钓点,船长特地提醒我用大饵下钓,而我的乌贼全部都是小小只的,看见旁边他们个个快手快脚都下钓了,我就从冷藏箱里找出阿铨买的饵鱼整条挂了下钓。很快的阿铨钓上了两条日本红和一条海雷,船后几个伙伴也传来鱼讯,钓上的皆是海雷,而我手中握着的钓竿还是毫无动静……

就在我想把饵收上来换的时,一股强大的拉力让我焦虑的心情变成紧张,我大声叫:“轮到我了!”旁边的伙伴赶紧收上钓组,我吃力撑着,大海雷不停把线扯出。跟着它就往外冲刺,一些伙伴等不到我上鱼就先下钓了,结果鱼游回来朝船底钻时,把4组钓线缠在一起。我继续握着已经没有反应的钓竿,不知如何是好。其中一个伙伴告诉我反正都打结了也拉不上,叫我剪线。


我当时的心情多么不舍,难得我可以钓到这么有力的鱼,拉上来肯定能破我个人纪录的。我很犹豫,我问其他的同伴,我真的要剪线吗?Yoyo就告诉我:“还不必,先等船头那个助手上到他的鱼先,我们才决定。”(钓鱼船助手的线也和我们的缠在一起了)听到他这样说,我才觉得比较安心,起码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自私。我蹲在船边继续握住钓竿,看着卡在船底的线,心里祈祷着:“主啊,请让我把鱼钓上来吧。”

就在这关键时刻,阿Loi的钓竿传来鱼讯,好象也是和钓船助手的线缠在一起了,跟着见他们收上一堆打结的钓线,连鱼也被拉上来了,好大的一条海雷!大家都紧张的围过去。当然我的线也一起被拉上来了,我看到阿Loi剪了鱼咀边的钓线,我就问他们鱼是谁的?阿Loi说鱼是我的。但是,我不好意思直接拿,我就走到船头去问船长和助手鱼是谁的。船长说是我的,但是旁边那个助手却说鱼是他的……这样我拿了也不安心。我也不懂该怎么办,一直到那个助手也钓上一条体型相近的大海雷,船长就告诉我:“他现在也钓到一条,你可以放心拿那条鱼了。”听到船长这么说,我开心地抱起我的猎物和那个助手一起拍照留念。

提早回航……
事情解决后,其他伙伴还是陆陆续续钓上海雷。船长还钓上一只更大的海雷。而我就不再下钓了,因为我钓到的海雷很大,已经感到很满足了。过后阿铨又钓了4条海雷,我们只好把冷藏箱的鱼全部搬出来,重新铺排好才装得下。这个时候,StanleyDominic和方舟都收钓,因为他们也“爆桶”了,船上的冰也宣告用罄。

晚上10点半,大家无事可做,因为大家的冷藏箱都放满了鱼,不能再钓了,我们便决定提早回沐胶去。钓鱼船靠岸时已是清晨5点半,我们在码头梳洗后,到附近吃完早餐就带着愉快的心情回诗巫去。

大伙对这次的收获都很满意,大家决定在回来诗巫后来一个全鱼宴。每个人带一条不一样的鱼出来分享。而我也很开心,因为第一次钓到那么大条的红鱼和海雷。这次的钓游圆满结束,我上岸后不忘打电话跟船主道别,下次再见希望还有这样的成绩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 条评论: